大宝语乐:陆雨馨苦苦一笑,妻子住5楼伸手抹干脸上的眼泪,妻子住5楼凝视着我说道:“过了那个村,就没了那个店。

国栋,其实下午你离开的时候,我就想了一下午,觉得我们真的不适合生活在一起。



那种感觉还在,小三住3楼但就是不回答我。

我忽然想到,男子楼上带也许他不是我舅舅,而是飘浮在医院里的孤魂野鬼,其实哪家医院里没有几个冤死屈死的鬼魂四处飘荡呢?

我立即准备捏成金刚指,娃楼下偷情但手掌好在抓着一件十分光滑的东西,怎么也合不拢。

这时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,妻子住5楼陆雨馨正趴在我的胸口,妻子住5楼我的手一直抓着她的胸,感到自己的手指不仅抓在一件十分光滑的物体上,而且发现慢慢的,那物体居然化成了一滩水,又在瞬间变成了火山喷射出的那种熔浆,我的手居然被点燃,熔化。

“啊”地一声尖叫,小三住3楼却是陆雨馨发出的,我浑身一震,从梦中醒来,却发现陆雨馨一头大汗,我的手依然抓着她的胸,却被她浑身的大汗弄湿。

她惊魂未定地坐起身子,男子楼上带同时把我的手从她胸口抽出来,扣好最上面的那颗衣扣后,才心有余悸地问我:“国栋,你你刚才没事吧?

”看到她是从噩梦中惊醒的样子,娃楼下偷情我更希望知道她究竟梦见了什么,于是反问道:“怎么,你刚才做噩梦了?



陆雨馨显得有点尴尬地笑道:妻子住5楼“也不是什么噩梦吧,我梦见你舅舅了。



看来我的感觉没有错,小三住3楼舅舅的魂魄刚才确实来了,但却不是找我的,而且进了陆雨馨的梦境。

“要不送我上医院吧,男子楼上带明天不还有一天的针要打吗?

等打完针我再去陈志强那,拿书包和换洗的衣服。



陆雨馨想了一下,娃楼下偷情说道:“要不今天就去拿吧,反正我也开着车子,免得明天晚上再跑一趟。

”说着,妻子住5楼她直接把车子开到陈志强家的小区里,在那个她过去买下的停车位上停下车,跟我一块上楼。

在楼下看着客厅里有灯光,小三住3楼上楼后我没有直接用钥匙开门,小三住3楼而是摁了一下门铃,一会门就开了,陈志强开始还微笑着,可看到我身后的陆雨馨,表情顿时凝固了。